茶茗子

死人一个

【轰出】虚实 (下)






#很短,非常短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写什么


#怕是极度ooc产物


#我爱轰出


—————————————————————————分割线




上班回到家,可以看见第一英雄绿谷出久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却在听见轰焦冻熟悉温柔的声音时马上跳起来。


“我回家了,出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焦冻你回来了啊啊啊啊我我我我我去做饭!”



轰焦冻拉住飞奔向厨房的绿谷出久,轻轻搂在怀里,揉揉他卷翘的卷发。



“你太累了,我去做饭。”



第二英雄焦冻坚定地走向厨房,却被绿谷出久狠狠地拖住,绿谷圆圆的眼睛里满是疑惑和不安。



“焦冻……你……难道不会向上次那样把厨房炸了吗……?”




某位池面默默走开,留下一个孤单落寞的背影。



“我给你煮荞麦面!”




轰焦冻看着绿谷出久蹦蹦跳跳地走进厨房,而绿谷出久不时侧过来偷偷瞄一眼低头沉思的轰焦冻。





“给我煮荞麦面吗……”





嘴角漾开苦涩无比的笑。




“你真的会为我煮荞麦面吗……”




平淡温馨的生活,确实是他心中唯一的愿望。只不过……




是真的吗……





一遍遍怀疑,一遍遍地审视自己。






“沉沦在这美好温馨的生活不好吗?”





他吃痛地弯下腰,手紧紧捂着心脏,浑身颤抖。只觉得心脏一下一下地跳动,体内的不安,怀疑,都要随着这仿佛要爆裂开的心脏喷涌而出。





觉得这看似美好的生活无比脆弱和虚伪,不堪一击。明明知道这是自己心底压抑许久的愿望却想要狠狠撕裂这温馨日常所在的薄膜。




整个人像是分裂成两半,一半想要沉沦,一半想要面对。




“轰君,结束后我陪你去吃荞麦面怎么样?”




眼前的人穿着战斗服,眉眼弯弯,头上的小兔子耳朵被风吹的微微垂下。





思绪仿佛被锁上的日记,锁链断裂,缓缓打开,纸张沙沙地翻动着。





大楼的顶层,对四周景色一览无遗的绝佳地带。





夜已深,但这个秘密打击的行动只能在深夜进行。



徐徐微风拂过脸颊,凉意漫上心头。



“真漂亮呢!轰君,你看!”



绿谷出久仰头望向夜空,轰焦冻转过头来呆呆的看着他的侧脸。




翡翠一样的双眸里装满了星星点点,像是被折射的一道道亮光。星云在他眼中更加熠熠生辉。




轰焦冻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要触摸。




他的眼里,有灿烂的星河啊。




“是流星!轰君也来许愿吧!!”




绿谷闭上双眼,双手在胸前合十,满是虔诚。风把他的愿望传向更远的地方,身上淡淡的牛奶香飘到他的心中。




轰焦冻转过头来,看着转瞬即逝的流星,只觉得满腔都是淡淡的苦涩。




他望着那星空,只觉得自己像个痴情之人。哪怕是一厢情愿,这份情对方或许还会知道。他连一厢情愿都不如。




永远都是面无表情,至诚的情藏于最深的心底。





“我的愿望,只有你才能帮我实现……”



“但我不愿……”




轻轻的呢喃消失在清冷的空气中。








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反绑着,身旁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堆人。



眼前有些发黑,一双白色的皮鞋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对了,现在应该是对敌联盟的打击兼救援行动。刚刚究竟怎么了?




轰焦冻满脑子都是问号,但也不忘打量眼前的人。





白色的小洋裙,只不过沾了不少灰,看起来脏兮兮的,银灰色的长发,祖母绿一样的双眸。女孩站在他面前,直勾勾的盯着他




与那双眼眸对视时,他的心里突然刺痛了一下。




一样的眼眸。




他慌张的扭扭头,直到看见心中挂念的人靠在墙角边,均匀的呼吸着,沉沉的睡着。才舒了半口气。




“你是焦冻英雄吧!”





女孩眼冒金光的盯着他。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抱歉。。。。我的个性刚刚失控了。。。”




她满怀歉意地看着屋子里的人。





“但是呢……”



绿色的温和双眸瞬间变得狂暴和猩红。



“我都看见了……”




“我都看见了,那些人心底深处的欲望。真是丑陋不堪!”



“可焦冻英雄和人偶英雄不一样呢。”





她半蹲下来,朝轰焦冻开心的笑笑。像是暖暖的太阳,却在黑夜里显得格格不入。




“我的个性,能让人产生幻境,并且在幻境中让最爱的人与你按照你的内心欲望过下去,沉沦其中。”





“见过无数人肮脏不堪的欲望,哪怕是自己的至亲。不过焦冻英雄和人偶英雄让我感到很意外呢。你们两个居然实在同一场幻境中啊……居然那么单纯,自己的欲望那么单纯,真是纯纯的暗恋呢。”





女孩睁开眼,纯洁的绿色映出轰焦冻有些惊讶的脸。




“真是笨蛋……”




她从倒下的敌人身上剥下飞行装备。




“该说什么,你应该知道了吧……”





她翻身从站上窗台,穿好飞行器。绿色的双眸在月光下熠熠生辉,眼里满是璀璨的星空。





“别让我失望。”










简单利落的收拾好了还在昏睡中的敌人,转交给了警方。




轰焦冻抱起绿谷出久,在已经可以朦朦胧胧见到晨光的夜里走着。天边是渐渐漫上的,暖暖的橙红。




温柔的看向怀里熟睡的人,他的嘴角漾开淡淡的微笑。




“我是不是,该对你说什么呢……”




众人看向那渐渐远去的背影,被初晨的第一抹光渐渐包围。




他的眼里是溢出的温柔,丝丝缕缕的坚定夹杂其中。





我对你的爱,像这转瞬即逝的初晨一样短暂。





又像一生那么长。








ps: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啊。。。。。写不出刀片糖的感觉。。。。哭泣,文笔还是很渣。。。。(爆哭)
















【轰出】虚实(上)


#ooc超严重

#本章甜饼

#不接受ky

不介意的话。。。go

————————————————分割线



“轰君……”



轰焦冻被那撕心裂肺的喊声惊醒过来,眼里的一切却是无比熟悉。


墙上的挂钟,柔软的床,还有满墙的书。

是他的公寓。

但是这清冷的公寓里,却飘着本不该有的饭菜香味,还有翻炒声和模糊的嘀咕声。

毕竟自从毕业成为职业英雄以来,他都是过着单身加上工作狂的生活,买的公寓也只是晚上回来睡个觉而以,并没有那种温馨的,浓浓的生活气息。


他警惕地下床,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却听见厨房里传来无比熟悉的声音。


“焦冻,你醒啦!”



一颗毛茸茸的绿色脑袋从厨房门里探出来,绿琉璃一样的双眸一闪一闪,带着活泼明朗的笑意。



轰焦冻却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的绿谷出久,打量着他身上的围裙。



“嗯……早上好。”


如此亲昵的称呼让他不免有些奇怪,但却并没有让自己心里质问的话说出口。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称呼我啊……



轰焦冻心里苦笑着,自己十多年的,对眼前人的单恋,终究只是被埋藏在心底罢了。


不知道自己是曾几何时记住了那明媚如阳光的笑,但这张笑脸却让他从深不见底的深渊里看见一丝光芒。


随后冰封的,满是无穷无尽的死寂的心就这样被那张笑脸的主人毫不犹豫的一拳轰碎。



“那不也是!”



“你的力量吗!”


或是因为这句话,从此轰焦冻那颗重新跳动的温热心脏里,就装下了这么一个小小的少年。


但他很明白,绿谷出久心中是不会对他有那样的想法的。


出久心里,一直装着遥远的未来,装着芸芸众生,和那成为和平的象征的信念。


那份信念,让轰焦冻从真正认识绿谷出久的那刻时非常明白了。


他的眼里只有前方,只有拯救芸芸众生的念头。他不会对自己有任何那方面的想法……


轰焦冻一次次的在心里对自己加深这个念头。


但突然出现在他眼前,满脸温暖笑意,穿着围裙,温柔地喊着他名字的绿谷出久却瞬间让这些坚持了不知道多久的念头犹如被摔碎的水晶一样,瞬间破碎的不成样子。


他终究无法抵挡住这样的绿谷出久。

他心中还是有着绿谷出久。

像梦一样,如梦似幻……

“呐,焦冻,你看看!”


眼前的绿谷出久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稍稍拧起眉头,不由分说地拉起轰焦冻的手到厨房里。


然后——指了指空空如也的冰箱。



“我出差这些天你什么都没有买吗?都是没吃早饭的吗?焦冻真的太不让人省心了!早饭有多重要,刚刚回来就出去买菜……和你说过很多遍了。”



绿谷出久一脸的担忧,碎碎念倒是愈发严重。看见轰焦冻明显开始神游的脸,他忍不住掐了掐。



“轰君!!”



换了称呼之后明显带了些警示意味。绿谷出久有些不高兴地撇撇嘴,眼角余光偷偷打量着回过神来的轰焦冻。



“啊,对不起。”


“每次都说对不起,结果下次还是一样。”



看着绿谷出久明显带了些赌气的脸,轰焦冻轻轻拥他入怀,修长的手指揉着绿色的软软卷发,用那带了些沙哑但富有磁性的嗓音在怀里人儿的耳边轻轻地说。



“下次,绝对会听你的话的。”



带着宠溺的语气让绿谷出久软下身子缩在他怀里,像只黏人的猫一样过了半晌之后,才抬起头来幽幽地说。


“焦冻……你是不是还没洗漱。”



然后连忙把不明所以的轰焦冻推进卫生间。



轰焦冻在关门的一瞬间,看见了绿谷出久那明显已经发红的耳朵。


真可爱。

轰焦冻嘴角漾起淡淡的微笑,哪怕这些都是一场梦,一场幻觉,他也愿意这样过下去。


看着与他过着恋人一样生活的绿谷出久,即使心中明白这不可能是真的,但是也想要再多看看这样的绿谷出久。


和他宛如恋人一样的绿谷出久。


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知道吧。



但是脑海里却突然划过了,被惊醒时的,撕心裂肺的喊声。



“轰君……”


回过神来,就已经坐在了椅子上,面对着热腾腾的饭菜和绿谷出久微笑着的脸庞。


两个人一边吃一边讨论今天的日程。

“今天有什么打算吗?”


“打算去事务所,虽然刚刚出差回来但是……”

绿谷出久话没说完,直接被对面的轰焦冻打断。

“刚刚出完差事务所会给假期的吧,你不陪陪我吗?我们两个好久没有一起出去了。”


轰焦冻笑笑,但心里很明白。



他和绿谷出久,根本没有两个人单独出去过,也没有同居,更不会像现在这样,两个人面对面地温馨地聊着日程。


但,哪怕这些都是假的,他也愿意这样过下去。




和自己喜欢的人过着想要的生活,论谁都不会想要亲手掐灭吧。




他想要把他的光,永远的留在心中。



“就今天,当做给我们两个放假吧。”


带着温柔的,如同春风般的微笑,他深情地看着对面的绿谷出久。



对视不到两三秒,绿谷出久就红了脸,像只害羞的毛茸茸的小兔子一样点点头。随即抬起头,眼神四处游离着,一次次飘到轰焦冻身上,就是不敢多看看几秒。



“快吃吧。”



轰焦冻揉揉他的头,心中收起了一切关于现状的疑问。



就,不想这些了。就,和他过过一天的恋人生活吧。



然后就要去亲手掐灭这幻境了吧……


心中,漾起的是阵阵苦涩的涟漪……





很畅快的一天。





水族馆温柔的波光倒映在两人的脸上,眼中满是温柔纯洁的浅蓝;游乐园里的旋转木马,绿谷出久的脸上挂着孩子一样童真的笑容;水乐园里的两人都像那天真活泼的孩子一样,不住地把水往对方身上泼着……




残阳如血。




片片晚霞透着暖色的阳光,打到两人的脸上。





“呐,焦冻,今天真的玩的好开心呢!感觉好久都没有这样畅快地玩过了!”





绿谷出久眉眼间都是兴奋激动的笑,手上的冰淇淋已经开始微微融化,而嘴唇旁都是白色的痕迹。




一片粉色的樱花,许是被风吹落,就这样飘飘然到了绿谷出久的冰淇淋上。有些不稳,又像是想要被轻柔的风吹走一样摇摇摆摆。让绿谷出久不禁有些想要护着这粉嫩的花瓣。




轰焦冻看着这样的绿谷出久,眼里满是柔情的波光。




“出久。”




绿谷出久回过头来,轰焦冻的左手扶着他的后脑,毫不犹豫地,附身吻了下去。




嘴上温暖的触感让他有些无法回过神来,几乎是本能地就这样纵身吻了下去。只觉得眼前突然像有一阵风刮过,在他们身旁的满树樱花就这样被风带起,满天飞舞,犹如四处飞舞的琦丽的蝴蝶,就这样悠悠然飘落在他们身上。眼前夕阳的光是那样温暖,就像轰焦冻此时此刻的心脏一样。



美好温暖的樱花啊。



绿谷出久踮起脚尖,有些羞涩地闭着眼。任凭口腔里那属于轰焦冻的气息蔓延。




如果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


愿付出一切。



来让那时钟的指针永远,永远的停滞。




在樱花树下深情拥吻的两人,温暖的夕阳,以及两人身后那满天的樱花……



一点一点的,有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从轰焦冻脑海里抽离。


“沉沦其中吧……”

ps:写的好像言情小说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啊,感觉自己在写沙雕文: